2018年4月1日 星期日

賭博為生,下好離手!

今天四月一日,下個月過完失業就滿兩年
我對找工作這件事已經完全放棄

沒有工作也要找事做
我試著在台股賭場裏試手氣
趁著政府鼓勵賭博,優惠當沖手續費半價
我也投入全部家當學人家玩當沖
這個月沖下來也賺了十萬餘元
感謝政府提供這個合法賭場
讓我在失業的人生當中還可以有點事可以做。



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

勞保老年給付

一年多找不到工作,失業補助也領完了,怎麼辦?
我把腦筋動到勞保退休金上。
用自然人憑證就可以在勞保局的網頁上查到自己可以領多少錢。
現在要年滿六十五歲才可以領勞保月退,我還要等將近十四年,所以索性一次把它全部領出來。
人生無常,誰知道能不能活到那時候。
先領先贏,入袋為安。

說到這個勞保我還真的不知道它是怎麼計算的。
我滿五十歲,工作滿二十五年,一次退可以領158萬,如果以離職時的薪資,多做五年,滿三十年就可以領到兩百萬。等於多做一年,光是勞保就可以多領十萬。
以現在完全沒有工作起算,等到六十五歲,我每個月可以領一萬七的月退。
如果以離職時的薪資算,我一直做到六十五歲則是每個月可以領兩萬四。
算起來現在退休是有些可惜,問題是我根本找不到工作,今天就要過不下去了,哪兒還想到五年或甚至十五年後?
所以我就去辦理勞保老人年金一次退。
帶身份證去就可以了,連印章都不必,五分鐘就完成手續。
錢大約兩個星期就入帳。
手邊總算有筆錢可以過日子了。

2018年1月29日 星期一

職訓局水電班

失業後的半個月我就去請領失業補助
我申報的薪資是43900,打六折每個月還可以領到兩萬六千多。

五十歲的老頭真的很難找工作。把所有的奴隸銀行網站都填好履歷,結果回覆的只有那些我沒有應徵的壽險業,不動產和一些奇怪的直銷業。台灣就業市場對老頭子真的很不友善。

申請失業補助後有一天就業服務站打電話來,問我有沒有興趣參加職訓。我問他,有什麼可以參加?他叫我自己上網查。我想這也是一條路吧,於是上網查了職訓課程,看來看去,好像只有水電班的課程對就業最有幫助。報名和錄取過程就不講了。

水電班是一個為期六個月的課程,我報的那一期比較特別,總共是七個月半,原因先按下不表。
職訓的水電班在網路上的的評價算是比較好的,但是如果只是讀職訓局的簡介和網路上的說明,你一定會被誤導。
我就是以為七個半月學完就可以創業,開一間個人小水電行,所以才進到水電班。結果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。
職訓水電班並不是教你維修水電的實務課程。它的主要課程是輔導學員考取水電相關的證照,完全沒有水電實務維修的內容。上完課考完證照才是進入水電行業開始,結訓後如果要自己創業開水電行是絕對不可能,一定要經過水電工程行幾年的洗禮才有可能獨當一面或自行創業。職訓課好處就是你有相關的證照,可以跨進水電業的門檻,也就是入行的門票。

所以想要上職訓的水電班,一定要想清楚,自己要的是什麼。我最終是沒考取證照。因為一想到要在水電行從頭學起,勢頭就先沒了一半。要我拿個一兩萬的薪水當學徒,實在提不起興趣。再者,應該也沒有人要請一個五十一歲的老頭來當學徒吧。所以去年三月水電班結訓後,就完全打消走水電這個行業的念頭。

不過參加職訓倒也不是全無收穫,在水電班的前六個月,仍然可以領到全額的失業補助。這六個月並不計入原本領取業失業補助的六個月期間。所以四十五歲以下的人如果參加職訓最多可以領到十二個月。而我則因為年紀超過四十五歲,所以多領三個月。真的很感謝勞保局的照顧。讓我在有收入的情況下學習這個對我沒有什麼用的水電課程。

2018年1月28日 星期日

公司要減薪,怎麼辦

失業前,我也面臨卑鄙的總經理以減薪來做為管理的手段。
當然我是不會吃他這套。
上網查一下就知道,根據勞基法,員工可以拒絕公司的減薪 。
公司要減薪必須員工的同意才可以施行。
這個金湯匙自己公司還沒倒的時候也是用這種骯髒手段對付員工,把一個為他賣命十幾年的老員工逼走。
這個老員工就這樣損失了幾十萬的遣散費和失業補助金。
一旦屈服了,你應該拿的錢就會立刻消失。
遣散費和失業補助都是根據你的薪水按比例發放。後果自己想吧。

我的看法是,如果你的老板是這種骯髒貨,這份工作不做也罷。
勞工局一定會站在勞方,遇到這種無恥的慣老板一定要抗爭到底。
你還怕他以後不再僱用你嗎?他想用你你才應該害怕吧!



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

在特絲林布料公司被資遣

轉眼失業已經一年多了。
這一年多走來恍如隔世。 

原本在台北一家特絲林布料公司擔任外銷業務。
特絲林布是一種pvc包覆pvc原絲的紡織品。
母公司是一家股票上市的紡織公司。
因為董事長自己有上市公司集團要管理,所以每月只例行看報表,公司實質由總經理全權管理。
董事長和總經理是為人寬厚的老闆和經理人。
十年前我進公司的業務部門,說部門,其實也只有兩個人。
一個小姐管內銷,我管外銷,上面只有總經理,另外只有一個未婚的老婆婆在當會計。
工廠在中南部,有幾十個員工,總經理每星期會去工廠兩次。 
這份工作並不複雜,就是聯絡客人接訂單,追工廠進度,安排出貨,一年出國去拜訪幾次客人聯絡感情。
一年大概也就六十幾萬的年薪,說多不多,但也很夠用了。
三年前總經理因為個人生涯規劃決定退休。
董事長讓一個舊識的兒子來接這個位置。
這個人是個富二代,可能董事長跟他家有些淵源。
他開一間小公司跟我們分租同一間辦公室,董事長也投資一點,讓他掛在集團的名下。
大辦公室沒有隔間,他的愚蠢行徑和富二代的驕氣我已經看了八年了。
聽到這個金湯匙要來接總經理,我知道這家公司完了。
我跟老總談,如果他退休,我不願意在這種人手下做事。
我要求資遣,但是老總說服我先做做看。 

金湯匙對產業不了解,對公司經營沒有方向,每天管的都是不著邊際雞毛蒜皮的小事
例如email的字型,聯絡人記錄的格式,等等。
更惡劣的是動不動就以裁員威脅。
而且中間還數度恐嚇說要減薪。
我可以忍受蠻橫的老板,但我恥於在一個人品低劣,小動作不斷的蠢貨手下做事。
一年下來我終於忍不住了。直接跟他談資遣。當然過程並不順利。
我說:你不同意,我直接跟董事長談。
他說:我開給你的條件如果你不接受,歡迎你去跟董事長談
如果被董事長拒絕,我給你的條件也一併取消。你自己考慮清楚!
我心想:你開的那些爛條件我當然不會接受,當我跟你一樣笨嗎?
我說:如果董事長拒絕我,後果我自己負責。你什麼條件都不用給我,我自己會走人。
由於他的一年來的蠢行留太多不利的事蹟,不敢讓我去跟董事長談
結果隔天就告訴我,他已經拜託董事長同意資遣我,不必去找董事長了。
真是令人無言的蠢貨。
拿了非志願離職書和工作九年所發的二十萬出頭的資遣費,開始了我的失業人生。
就在滿五十歲的去年,我失業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