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9月16日 星期六

在特絲林布料公司被資遣

轉眼失業已經一年多了。
這一年多走來恍如隔世。 

原本在台北一家特絲林布料公司擔任外銷業務。
特絲林布是一種pvc包覆pvc原絲的紡織品。
母公司是一家股票上市的紡織公司。
因為有上市公司集團要管理,所以董事長每月只例行看報表,公司實質由總經理全權管理。
董事長和總經理是為人寬厚氣度恢弘的老闆和管理人。
十年前我進公司的業務部門,說部門,其實也只有兩個人。
一個小姐管內銷,我管外銷,上面只有總經理,另外只有一個未婚的胖老太太在當會計。
工廠在中南部,有幾十個員工,總經理每星期會去工廠兩次。 
這份工作並不複雜,就是聯絡客人接訂單,追工廠進度,安排出貨,一年出國去拜訪幾次客人聯絡感情。
一年大概也就六十幾萬的年薪,說多不多,但也很夠用了。
三年前總經理因為個人生涯規劃決定退休。
董事長讓一個舊識的兒子來接這個位置。
這個人是個富二代。董事長跟他家有些淵源。
他開一間小公司跟我們分租同一間辦公室,董事長也投資一點,讓他掛在集團的名下。
大辦公室沒有隔間,他的愚蠢行為和富二代的驕氣我已經看了八年了。
聽到這個金湯匙要來接總經理,我知道這家公司完了。
我跟老總談,如果他退休,我不願意在這種人手下做事。
我要資遣,但是老總說服我先做做看。 

金湯匙對產業不了解,對公司經營沒有方向,每天管的都是不著邊際雞毛蒜皮的小事
例如email的字型,聯絡人記錄的格式,等等。
而我要他對銷售的明確指示則永遠得不到具體的答案。
最惡劣的是動不動就以裁員威脅。
我可以忍受蠻橫的老板,但我恥於在一個人品低劣,小動作不斷的蠢貨手下做事。
一年下來我終於忍不住了。直接跟他談資遣。當然過程並不順利。
我說:你不同意,我直接跟董事長談。
他說:我開給你的條件如果你不接受,歡迎你去跟董事長談
如果被董事長拒絕,我給你的條件也一併取消。
你自己考慮清楚!他說。
我說:如果董事長拒絕我,後果我自己負責。你什麼條件都不用給我,我自己會走人。
由於他的一年來的蠢行留太多不利的事蹟,不敢讓我去跟董事長談
結果隔天就告訴我,他已經拜託董事長同意資遣我,不必去找董事長了。
真是令人無言的蠢才。
拿了非志願離職書和工作九年來所發的二十萬出頭的資遣費,開始了我的失業人生。
就在滿五十歲的去年,我失業了。